图片 1

“美利坚同盟国家级优越付加物先”伤害整个世界受益

“美国优先”是当前美国政府最广为人知的口号。以该口号为基准,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及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着手重新谈判并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质疑联合国和北约的作用,多次明示或暗示其他国家必须作出更多贡献。除此之外,美国政府还阻止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任命新成员,此举将严重破坏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方式的有效性。

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宣布美国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图为在美国纽约,一名女子手持标语参加活动,抗议特朗普的决定。
新华社发

中新网11月5日电
北极冰川融化、欧洲热浪肆虐、美国飓风破纪录……全球变暖正给人类敲响警钟——控制温室气体刻不容缓!

所有这些行为似乎都在显示美国在国际关系中的过分自信,但从博弈论经典例子“囚徒困境”来分析,就能发现其行为背后的很多问题。“囚徒困境”以分析嫌犯在何种情况下选择坦白罪行来建立博弈模型,现在通常用于分析各种各样的抉择与互动:国家在多大程度上采取保护主义贸易政策,生产者会采用怎样的定价策略……

1月20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一周年的日子。一年来,美国外交风向骤变,以美国优先为出发点,上演了火药味十足和频繁退群的外交戏码,给国际秩序、全球治理、大国关系等都带来了深层次冲击,也触发了世界对美国的领导力和影响力的信任危机。接受记者采访的美国专家都认为,在国内政治博弈激烈的2018选举年,美政府滑向单边主义的趋势恐难逆转,美国外交政策将在新的一年给世界制造更多不确定性。

然而,美国却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一博弈的核心前提假设是,相关主体唯一的目标就是自身利益最大化,比如利润最大化、国家安全显著增强等。然而在每一个案例之中,一个主体的成功某种程度上都有赖于其他主体的表现。现实中,一国能否成功在贸易中维护自身利益,往往取决于他国如何去做。如果竞争对手不跟风而上,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火与怒和退群

4日,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生效三年之际,特朗普政府迫不及待地通知联合国,“美国要正式退群了”。

“美利坚同盟国家级优越付加物先”伤害整个世界受益。在这类博弈中,任何结果都取决于参与者是否合作。各方如果拒绝合作,最终将共同承担损失,形成两败俱伤的“纳什均衡”。更好的结果不是没有,只不过需要通过合作来获得。换句话说,只有通过合作,才能破解因一味追求个人利益而导致集体利益受损的困境。就国家层面而言,如果各国一起减少贸易壁垒,将共同受益。

各方定义一年来美国外交政策的普遍共识

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人权理事会,从伊核协议到全球移民协议,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退群”,但可能是被“骂得最惨”的一次。

尽管维持一项合作协议会遇到困难且耗时费力,但达成合作协议往往还是值得的,因为这有助于确保一个更有利于所有人的结果。

新年伊始,华盛顿智库圈将第一轮外交政策分析热潮聚焦在了一个历史节点:100年前的1月8日,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旨在结束一战的十四点和平原则,这在美国外交传统中被视为华盛顿积极介入国际秩序和开展多边外交的开始。美国智库以这种怀旧情结开启新的一年,无疑同当下特朗普政府不断加深的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分不开。

因为,这一次,美国被指站在了人类未来的对立面。

美国政府过去一年来的国际行为可以被解读为对合作性均衡的偏离,有可能滑向各方皆输的“囚徒困境”。虽然很多“美国优先”政策的支持者认为,美国不应对外承担过多的责任,希望美国我行我素,但这与“囚徒困境”中单方面采取有利于自己的行动一样,最终损伤的是整体利益。如果其他国家因此不再与美国合作,国际制度将有可能开始崩溃,共同利益会逐渐消失,“美国优先”将会变成“所有人最后”。

颁布移民禁令,重新审议多个双边自贸协议,扭转美古关系改善势头,对朝鲜采取敌对政策,拒绝承认伊朗遵守伊核全面协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首份国家安全战略将多国列为战略对手或敌人回顾过去一年,美国外交政策的火与怒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新年伊始,从抨击巴基斯坦反恐不力到发表干涉伊朗政局强硬言论,再到冻结对巴勒斯坦的资金援助,美国政府外交的火药味依旧不减。

美国迫不及待“退群”

当然,这种情况只发生在所有人对国际制度彻底失望之后。不过,还有一种美国人不想看到的情况。美国的退出会导致其他国家达成合理、临时性、替代性的协议。美国退出TPP以后,日本主导相关谈判便是一例。即便美国退出世贸组织,其他意识到该组织重要性的国家还会继续留在该框架内,类似情况在落实《巴黎协定》的过程中也能看到。

此外,频繁退群也成为特朗普执政一年外交政策的一大标签。特朗普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竞争定义世界形势,进而推崇美国优先,这种思路导致美国在2017年从多个国际多边平台后撤。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订进程

——全球唯一“开倒车”的国家

尽管没有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参与,国际协议的重要性会受影响,但大多数国家仍会选择坚守,因为这种做法能够传递合作共赢的重要信息,避免陷入“囚徒困境”。

一系列充满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色彩的外交决策,令美国的传统盟友措手不及,更令国际社会对美国的领导能力和公信力产生质疑。合作观缺失、单边主义倾向加剧,成为各方定义这一届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普遍共识。

“气候变化是一场昂贵的骗局。”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对气候变化的一贯表态。

编辑: 曾剑峰

不按常理出牌

早在2017年6月,特朗普就宣布,美国将停止落实奥巴马政府签署的《巴黎协定》,但按照规定,缔约方只能在协定生效3年后,才可以正式要求退出。

美国越来越小气让盟友很受伤

所以,2019年11月4日,美国政府“掐着点儿”正式通知了《巴黎协定》的保存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要求正式启动“退群”程序。整个退出过程需要一年时间。

过去一年,美国外交不按常理出牌,时常让其盟友感到手足无措,美国越来越小气成为华盛顿外交圈的一个突出感受。一年来,美国宣布退出TPP,让日本很受伤;年初特朗普同澳总理特恩布尔初次通话即闹出不愉快,让澳大利亚很受伤;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强势立场,让加拿大很受伤;美国力压北约盟友多掏钱,让欧洲盟友很受伤。

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90个国家签署《巴黎协定》。而美国,作为温室气体排放大国,是唯一一个要“开倒车”退群的国家。

进入2018年才几个星期,美国与盟友关系又出现了不少新裂痕。围绕是否继续执行伊核全面协议问题,美欧分歧进一步公开化。不久前,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和法、德、英三国外长在布鲁塞尔高调声明,欧盟及其成员国坚决维护和履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分析普遍认为,欧洲的这一表态是在对一再攻击伊核全面协议的美国政府直接喊话。

当然,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在气候问题上“开倒车”。18年前,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也曾让美国退出,克林顿政府签署的首份气候协定《京都议定书》。

在北美,美国同加拿大的贸易矛盾正趋于激化。目前,加拿大已将美国诉至世贸组织,称后者的贸易执法体系存在违法缺陷。据美国媒体报道,加拿大已越来越相信,特朗普将很快宣布美国打算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且渥太华已开始准备应对计划。

此外,决定退群的特朗普政府,早已开始取消奥巴马时代的一系列限制排放规定。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到2019年9月初,特朗普政府已放松了128项环保法规。

一年来,困扰美国盟友的一个普遍问题是华盛顿政策的飘忽不定。美国外交学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日前撰文指出,牢固的盟友关系离不开对政策延续性的预期,当前美国政府的不可预测性,正让更多人怀疑美国的可靠性。法国前驻美国大使皮埃尔维蒙则感叹,在许多此前拥有共识的问题上,美国的盟友现在已不再确定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立场究竟是什么。

退群“被骂最惨”的一次

开放与封闭之争

——美国网友:全球性耻辱

世界对美国会采取负责任政策的预期已经改变

图片 1

美国舆论普遍认为,2018年特朗普政府将面临众多棘手的外交挑战,包括朝鲜半岛局势、全球反恐局势、美俄关系、美伊关系等都有可能出现令华盛顿预想不到的变化。加上2018年是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年,特朗普政府继续上演出格举动的可能性让外交界忧心忡忡。

美国务卿蓬佩奥推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对记者表示,新年假期刚一结束,特朗普政府已经发出第一波外交攻势,对伊朗、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展现出强硬姿态,加剧了地区的不稳定性。

美国宣布启动退出协定程序的消息一出,就招致广泛批评。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退群声明,短短几小时内,就获得了网友1万多条评论,内容基本都是批评性的。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罗伯特基欧汉说,多边机构使国际合作更便捷,使政策承诺更具可信度,且能够监督政策的执行过程。不幸的是,在过去这一年,美国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基欧汉看来,过去这一年,美国的领导力、影响力遭受了最大损失,美国全球影响力下降的速度,因为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而加大了。世界上其他国家对于美国会采取负责任政策的预期已经改变。

有网友留言称,“作为美国公民,反对退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还有网友称此举是“全球性的耻辱”。

美国伍德罗威尔逊中心高级研究员、美国前助理国务卿芮效俭则告诉记者,美国优先的外交战略不够重视合作,而是更重视压制其他国家。

在美国网友看来:“我们‘曾经’在很多方面是世界领导者,但现在我们很尴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